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ummerlove126

博客真好,可以看到很多东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触摸死亡(原创)  

2011-05-15 12:33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十岁那年,我那卧病在床近一年之久的奶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   那是1975年农历8月22日凌晨一点半左右的事情。沉睡中的我,突然被一阵嚎啕大哭之声给惊醒了。我害怕的不得了,赶紧拉上被子,使劲地蒙住了头。可是,越是害怕,声音就越是大。“娘啊,娘啊,你醒醒吧!”如此的哭声,不停地在我耳边徘徊,回荡。我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   我一个人拼命地往被窝里钻,能钻多深就钻多深。无边的黑暗和恐惧像一座大山一样向我压来……我怕,我怕真的好怕。泪水打湿了我的被角,却没有一个人能陪伴我。不知过了多久,妈妈哭哭啼啼地进来了,泣不成声叫醒弟弟,奶奶老了。由于害怕,我没有敢吭一声。

     漫长的黑夜……

     终于天亮了。亲朋故友,陆陆续续的也都来了,整个院子里悲戚而又热闹。趁着屋里人多,大人们都在的功夫,我鼓足勇气来到了奶奶跟前。平日里和善慈祥的奶奶,此时平静地躺在用玉米杆搭成的简易铺上,一动不动。脸上还盖着一张洁白的纸。“奶”,我在心里呼唤着,嘴却没有张开。大我十四五岁的四表姐,眼里含着泪,走上前去,大胆地揭下了那张神秘的纸。我很好奇,也凑到前去,踮起脚跟伸头看了看。奶奶的脸还是那么大,脸色则比平时白的多。她好像睡着了,谁叫都不搭理。

      四表姐很大胆,用手摸了摸奶奶的那张僵硬的脸,哭着叫了几声外婆,然后把那张白纸轻轻地又盖在了奶奶脸上。我好佩服我的四表姐,便定了定神,仔细地看了看她。四表姐的脸蛋不算漂亮,轮廓却很精致。弯弯的柳叶眉下,镶嵌着一双多情而有神的眼睛。她的眼珠黑亮黑亮的,与人谈话时,眼不停地扑闪着,好像会说话似的。

   不知为什么,凡是前来吊丧的人,都要先到奶奶跟前规规矩矩地跪下,哭上一阵,才肯去干别的。很多人我都没有见过。男的、女的,老的、少的,挤满了一间屋子,有的甚至站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  下午的时候,奶奶被移到了院子里,装在了一口大黑棺材里。她的身子下面铺着很多层衣物,衣物下面放了很多一分钱的硬币。我伸长脖子,聚精会神地看着,爸爸妈妈,伯伯姑姑,都往里放,一边放一边数。夕阳下山了,奶奶的棺材还没有封住。据说是等我大姑呢。大姑因为姑父病情严重,在外地的医院伺候他呢。大家都非常着急,妈妈叫我去她那里,趴在我的耳边对我说,要我去大姑家,看看大姑回来了没有。悲痛的气氛深深地感染了我,因此那天我很乖,二话没说就去了。走到半路,碰上了正往我家赶的大姑和二表哥。大姑一看见我,忍不住就哭了。我跟在她的后面,一语不发。快到村口时,再也忍耐不住的大姑,扯开喉咙,嚎啕大哭起来。听到的人都赶了过来,搀扶着已经跌跌撞撞的大姑。进到院里,管事的人知趣的打开了棺材盖。大姑一看到死去的奶奶,疯了似地扑了过去,颤抖的双手,不停地在奶奶脸上来回抚摸着,声嘶力竭的叫着娘。周围的人被其感染了,一时间,抽泣声、擤鼻涕声,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 我的奶奶!我的大姑啊!

     有人狠劲地拉着大姑的手,劝她节哀止痛。可是,和奶奶一别京城永诀的大姑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。叫着奶奶哭啊哭的,令人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  该封棺材盖了,大姑这才止住了哭泣。叮叮当当的声音过后,和这个世界说再见的奶奶又被移到了屋里。漆黑的棺材,是那样扎眼,使得我不敢多看一下。

     奶奶的棺材在家里停放了七天,我惶惶不可终日了七天。这七天里,老天也来气了,不停地下雨。白天爸爸妈妈冒着大雨,穿梭似地跑来跑去,买东买西。晚上积攒着感情,去开例行的哭会。二伯、二娘,爸爸妈妈和大堂姐组成了一个哭唱团,每天哭一次,那哭声一起一伏,错落有致,中间偶尔还夹杂着述说之声。

       漫长的第七天姗姗来了,灵棚下的漆黑棺材沉重不堪。剧烈的鞭炮声响过,一大群人蜂拥而至,用手紧紧抓住棺材的底部,一下子把棺材放在了事先准备后的板凳上。大家七手八脚的捆绑着棺材,一会儿就捆好了。十几个壮汉轮番抬着,孝子们一路悲歌,把奶奶送到了坟地。

      忽然哭声停了,哦,原来是该下葬了。(我们那里的风俗,死人下葬时不能哭)大伯是长子,必须要下墓穴里看看瞧瞧,大哥是长孙,一定也要尾随大伯下去。那墓坑很深,大约两米左右,墓穴也很大,约有两米见方。墙壁用砖砌过了,十分平整。奶奶住在那里应该比较舒服吧。

      “一二”,那些壮汉们一起喊。漆黑的棺材被利索地搁进了墓坑里。怎么进墓穴?我一边看一边想。说时迟,那时快,大伯一下子跳了下去,坐在地上,两只脚蹬着黑棺材,一下一下地往里推。棺材不偏不倚,正好放在了正中间的位置。大伯站在墓穴外面,来回走了走,看了看,什么话也没说,扭头上来了。

      接着,大伙拿起铁锨,干劲十足地填起了土。一下接着一下,使劲地填着……半小时后,一个土堆隆起来了,那是奶奶的坟头,她和她的亲人阴阳两隔了。

       又是一阵狂风暴雨似地鞭炮声,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地哭喊声。之后,身着白衣白裤,脚穿白鞋的孝子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家。第二天,我做了一个恶梦:奶奶把门紧紧关死了,任凭我怎么哭喊,都不让我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